2013年4月10日 第17期中文電子報
 
 

◎百年孤寂火燒島
◎大哥的管訓中心

撰文/沈德汶

 百年來,綠島長期成為官方禁錮「不良份子」的處所,從浮浪者者收容收到政治犯、大哥的監獄,它始終罩著一層神秘面紗。

 位於臺灣後山的綠島,舊名火燒嶼,日本時代改稱火燒島,1949年才改名為「綠島」。臺灣過往談論火燒島話題,始終圍繞那蒙罩白色恐怖政治案件的神秘面紗,以及好勇鬥狠「大尾鱸鰻」的管訓終點站,也使迴蕩在你我耳畔的《綠島小夜曲》出現單純情歌及政治受難的雙重面貌。
 臺灣人對於火燒島等同「鱸鰻島」印象,從1912年日本在此地增建「浮浪者收容所」開始,至此「火燒島」根深蒂固於臺灣人腦海,成為威嚇的符號。日後也出現「火燒島裏設收容,弱水三千隔亂峰,事未到頭任浮浪,到頭猛虎亦潛蹤。」等文學詩句,說明浮浪、無賴在遠方「不健康之地」進行隔離,在原鄉社會內魚肉鄉民的「大尾鱸鰻」,來到此地也只能按照規定符合統治者的要求,無法再如過往橫行霸道過活。

鱸鰻=浮浪者
 清代臺灣社會伴隨著「唐山過臺灣」的歷史演進,臺灣游民被稱作「羅漢腳」,以赤手空拳前來臺灣打天下,抱持「王侯、宰相焉有種」無羈無束觀念,時有爭執、動輒械鬥。在清代政府的消極統治下,羅漢腳尚能左右周旋於「亂民」與「義勇」角色間。
 甲午戰爭之後,臺灣換了新主人-「日本」,這個以明治維新接受西方文化洗禮的新主人,已由「人治」的司法觀念進步為「法治」的現代國家,是否仍能接受臺灣特有的「羅漢腳」文化,任由其在社會底層牟取個人生存利益,則有待時間的考驗。
清代的羅漢腳即無賴之徒,延續成為日本時代在臺灣人社群內的無賴漢,或稱「鱸鰻」之輩,這些人則被日本官方視為「浮浪者」。
 「浮浪者」為日文外來語,原先不存在於臺灣傳統社會。直到1906年3月,臺灣總督府以律令第2號公布《臺灣浮浪者取締規則》,其中第1條規範所謂的臺灣浮浪者為「臺灣人無固定住所與職業,有危害公共安全,妨害善良風俗之虞者。」

沒有圍牆的監獄
 在臺灣實行約37年的浮浪者取締過程,相對於監獄以高聳石造圍牆,作為阻隔收容人的強制裝置約束力、上百位警吏作為無時不刻的教誨監視;「浮浪者收容所」則刻意選擇封閉性地點,交通不便且四周為原住民常出現之地,號稱沒有實體高牆,作為禁錮浮浪者自由的障礙。
 例如臺東加路蘭附近為原住民出沒地區;火燒島則為封閉性島嶼,沒有船隻與航海技術,根本難以脫逃;岩灣則位於臺東岩灣利吉惡地,北臨卑南大溪,亦是險要之地。可以得知浮浪者收容所,雖然沒有高牆鐵鍊,束縛其行動自由,但是想要逃脫日本官憲精心設計的「無形之網」,可說是件不可能的任務。
 浮浪者於火燒島的強制就業工作,大致以開墾、種植芭蕉、蕃薯、蔬菜,還有養豬養雞之類的勞動。因此在火燒島的浮浪者,除了從事農業勞動,此外也會因島內需要使其勞役、臨時作業,並沒有一定的作業內容。火燒島的特產「夜光貝」,則讓浮浪者進行加工,好增加他們的工作收入。
 1918年火燒島收容所遭暴風雨破壞,如欲徹底修理,需相當的費用,加上火燒島為孤懸海中之小島,交通甚為不便,每月只有定期船一次,所以火燒島浮浪者的就業也是一大問題。在1920年廢所後,改由臺東岩灣浮浪者收容所,負責既有業務,火燒島解除任務,重回不問世事的世外桃源。

政治犯集中營      
 沉寂30年的火燒島,因為其獨特的封閉性,1950年代再度雀屏中選,成為臺灣治安的最後防線及政治犯的懲戒所。
 1950年以後,綠島成立新生訓導處,做為監禁白色恐怖受難者的第一階段監獄,持續15年之久,故常被解釋為「勞動思想改造的集中營」;當時稱呼政治犯們為「新生」,許多都是當時的知識份子。
 根據島民回憶,當時的政治犯有時會被放封,在民宅附近幫忙道路建設,雖衣衫襤褸卻彬彬有禮,膽怯而小心翼翼不敢與島民有過多接觸。他們被分為3大隊,每個大隊各轄4個中隊,隔離居住於長型的木造營房。
 上山砍材、海邊打石,建設克難房是初期重要工作,戲稱為「自己蓋自己的監獄」,其後,也被促使從事農作耕種,食品加工,自給自足。直到1965年改成警備總部第三職訓總隊,負責管訓流氓。
 1970年「泰源事件」後不久,政府在新生訓導處西側,趕建高牆式監獄,稱國防部感訓監獄,即綠洲山莊,集中收容泰源監獄及臺灣各地軍事監獄的政治犯,以「集中營」封閉式監控管教。

大哥集中營
 第三職訓總隊所在的綠洲山莊,監禁數百名政治犯,例如施明德、柏楊、陳映真、柯旗化等皆是在此階段被關押於綠島。
 臺灣綠島監獄於1971年由臺灣各監獄,遴選具有營建技術之受刑人80名,組成外役隊自行興建,至1972年完工啟用。專門收容臺灣各監獄移禁頑劣、最難以管教,甚至無法管教之收容人,係屬高度管理隔離監。對國內治安實有莫大的貢獻。由於所關皆為重刑犯以及如「一清專案」、「治平專案」的「大哥」級人物,因而充滿神秘色彩。
 1987年臺灣解嚴後,警備總部感訓第三總隊撥交泰源監獄,原地點於1991年改建為綠島技能訓練所,給予強制工作的累犯施行職能訓練,後於2002年裁撤。2005年被臺東縣政府登錄為歷史建築。現今整體舊監獄文化範圍改為綠島人權文化園區。
 後山火燒島,那片「黑社會」所不願意提起的禁地;白色恐怖時代,將如同傳染性病源體的政治犯隔離,改造其思想,令無數臺灣菁英魂斷異鄉之處。那裡存在許多不堪的回憶與恐懼,存在那段在風雨飄搖時期,被遺忘的邊緣人故事。

浮浪者大逃亡
 1913年火燒島浮浪者收容所內,來自嘉義廳浮浪者翁棟等5人共同策劃逃獄,他們破壞房間廁所的窗戶逃脫,沿著火燒島中寮莊的海岸逃命,一直沿著海岸線來到南寮莊,將一艘漁船拖行到海面;但卻由於天候及海象不佳,沒辦法順利划船逃脫。在躲入路旁的小屋避雨之際,即遭收容所追緝的警官逮捕回所,草草結束這「孤島逃亡」的鬧劇。
泰源越獄事件
 1970年發生於臺東縣東河鄉泰源監獄的重大政治犯集體逃亡事件。江炳興、鄭金河等6名外役政治犯趁隙逃亡,後全數被捕,5名受刑人與多名涉嫌參予的警衛迅速遭到槍決。據當時的獄友指稱,當時還有人負責後續劫獄、搶佔廣播電台等工作,是一場有組織但被迅速撲滅的武裝臺獨起義行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