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4月10日 第17期中文電子報
 
 

◎地下革命中的七逃人
◎林元枝與李漢堂的故事
圖‧文╱林傳凱

 1946年,中共的「省工委」組織在「統一戰線」的名號下,希望糾結臺灣島內的各路反抗者,發動武裝革命。其中,除了學生、教師、佃農、醫師、原住民精英外,也有 人的蹤跡穿梭其中……

 1945年,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。1945年底,國民黨政府派軍民前來接受,至此開始了戰後政治史上的新頁。
 在1946年,中國共產黨也派遣了黨員來臺,籌組「中共臺灣省工作委員會」,以「統一戰線」的戰略,組成臺灣島內的潛伏力量。到了1949年底,「省工委」在全臺吸收了3千餘名成員,並建立數以倍計的群眾關係。
 1950年,全臺進入大逮捕,即俗稱的「50年代白色恐怖」。大量「省工委」參與者被捕,判處死刑或囚禁,「省工委」全面崩潰。
 「省工委」中兩位重要的「七逃人」,他們在地下組織的擴張史,尤其是武裝活動的建立上,扮演了重要的角色。他們是桃園出身的林元枝、與彰化出身的李漢堂。

林元枝 鄉長變身地下首領
 林元枝,約1899年生,今桃園市蘆竹鄉錦興村人,日本時代就讀臺北二中,畢業後回鄉,經營小型煤礦生意,而在光復後曾短暫擔任蘆竹鄉長,直到「二二八」發生後去職。
 1947年「二二八」事件爆發,消息傳到蘆竹鄉,林元枝便從3月1日開始,率領鄉內武勇青年包圍南崁派出所,要求警察交出武器。
 接下來,他又與龜山角頭黃阿能、墘仔口徐文通,前往八里軍營接收武器。同時,林元枝曾下令將蘆竹鄉公所內的50包米,發放給前來求糧的地方青年。為此,林元枝於「二二八」事件後,為鄉民告密,摘去鄉長一職,逃亡長達數月,結束了他在戰後與國民黨短暫的「合作」關係。 

遇上簡吉

 林元枝失去了官職,懷抱滿腔怨氣。這使得試圖在桃園地區建立地下組織的幹部,很快就注意到林元枝的狀況。首先與林元枝接觸的「省工委」要員,是日本時代的「老臺共」簡吉。
 也許是心路歷程相似,林元枝很快為簡吉吸引,並結識了張志忠。此後,林元枝定期召集農村青年到草寮聚會,聽張志忠等人介紹國共局勢,農民處境等問題。此後,林元枝加入了「省工委」,並成為桃園地區的幹部。
 當時,林元枝的任務之一,是借助他的人脈,招募桃園、臺北的流氓建立「武裝工作隊」。
 林元枝當時屬於地方上的大角頭,曾任公職,又在日治時期有較高學歷,許多角頭對他總有著一份景仰。因此,林元枝前來號召,雖然不少流氓對於當時國共在彼岸的糾葛並不清楚,但也甘願隨他的指示,進行危險的「武工隊」任務。

失控的武工隊

 「省工委」與流氓的關係,實際上只仰賴林元枝對他們的號召。這些流氓,既對共黨思想毫無認識,對其他幹部也相當陌生。實際上,要統率這些大角頭並非易事。這些流氓「人多壯膽」後,逐漸失控,開始肆無忌憚的搶劫,比方搶劫蘆竹地區因販豬起家的肉販游屋......到最後,對「省工委」來說,「武工隊」成為一個失控的組織,林元枝也很難再約束他們的行為。
 1949年末期,全臺地下組織開始動盪。林元枝便展開他的逃亡生涯。利用廣泛的社會關係,他一路南移,在新竹、苗栗、臺中等地躲藏,直到1952年7月份出面自首,向特務機關坦白這幾年的地下經歷。林元枝的供詞,牽連桃園眾多地下組織的參與者、同情者,乃至於純粹照顧林元枝逃亡的鄉民。審訊結束後,林送往火燒島的「新生訓導處」擔任「教官」,軟禁十餘年後才返回故鄉度過晚年。

李漢堂 富二代角頭分隊長
 另一位「七逃人」,是出身彰化市快官的李漢堂。他出生於1921年,父親為地主,家有恆產。因此於青年時期,他就沒有固定職業,與芬園、花壇、大村、員林等地的角頭們有良好交情。
 李漢堂生來體格魁武,在日本時代就開始拜師學習武術,屬於純粹的拳術,不使用刀戟等武器,但具有實戰能力。李漢堂身手矯健,因此從日治後期,他就固定到各地庄頭中,教青年們武功。因此,他的崇拜者、追隨者,也逐漸打響了「竹林派」於彰化地區的名聲。

地下活動導火線

 「光復」後,有兩件事情,導致李漢堂走向地下活動的道路。
 第一,是「竹林派」與另一派流氓「水林派」的糾紛。張水林是「水林派」領袖,本身不愛讀書,但兄弟們學歷高,戰後都在公家任職,對地方頗有影響力。「竹林派」與「水林派」常有摩擦,但因為張水林的「背景」,警察對「竹林派」約束較 深,因此嫌隙日增。
 再者,李漢堂身邊有一位張孫彰,他在某次衝突中把張水林的手給砍斷。「水林派」首領遇襲,矛盾更加劇烈。加上與李漢堂親善的同庄青年林錦文,由於溪底的客家人多與「水林派」親善,於是在溪底廟會的時候,林錦文前往「放槍」示威。至此,警察無法再漠視兩派衝突,加強查緝,更使得「竹林派」對「水林派」與「背後撐腰的政府」反感日深。
 第二件事情,是他與李喬松的相識。李喬松,1896年生,臺中霧峰萬斗六人,1920年代即為「老臺共」,多次被捕。1947年「二二八」事件時,李喬松與其子舜雨參與抗爭,並於事後參與了「省工委」組織,為臺中地區主要幹部。李漢堂的姑姑當時嫁到霧峰,因此常前往霧峰,進而認識李喬松。
 在李喬松的介紹下,李漢堂才知道「省工委」的存在。又因為與「水林派」的交惡,並怨忿地方警察處置不公,李漢堂接受李喬松的邀請,擔任「中部地區武裝工作委員會」的分隊長。

組織穩定的分隊

 當時,「中部地區武裝工作委員會」共分3隊,前兩隊由學生組成。第三隊,則李漢堂身邊的流氓為主,協助地下黨於臺中、彰化、南投地區的活動。
 李漢堂的統帥,可能比林元枝穩定。1949年,國共鬥爭白熱化,「省工委」計畫於共軍攻臺時,必須有內應的武裝勢力。因此,李漢堂將眾人帶上山,先後在白毛山、火炎山,天冷,霧峰、集集等地,建立了規模不等的武裝基地。基地搭設簡單的「虎尾寮」,囤放收集來的武器。
 1949年底,全臺組織動搖。1950年初,官方查獲臺中、南投的地下組織,並上山圍捕「中部地區武裝工作委員會」的成員。唯有李漢堂,兩度在軍警圍剿下脫困。最後,逃亡年餘後,李漢堂主動出面向官方自首,並自述地下活動期間的人事關係,導致多人被捕。此後,李漢堂回快官定居,並在鄉間開設賭場、茶室,晚年沉溺於酒杯中,已辭世多年。

資深臺共簡吉
 簡吉,高雄鳳山人, 1926年與楊逵等人成立「臺灣農民組合」,1928年更主張「農組」應與「臺灣共產黨」支援並進。1929年後,簡吉多次為日本殖民政府逮捕。戰後,簡吉曾短暫加入國民黨的「三民主義青年團」,並擔任新竹桃園水利協會理事。1947年的「二二八」時,簡吉也與中共「省工委」武裝部長張志忠等人,於嘉南組成「自治聯軍」,更於事件結束後,正式參加中共地下組織。
解密武工隊
 「武工隊」做些什麼?據林元枝自白,首先是計畫搶劫,或綁架地主、富商,解決地下組織的經濟問題。例如,黃阿能就策畫綁架桃園市「陳合發商行」的老闆陳希達;同時,地方上若有警察或國民黨眼線「礙手礙腳」,必要時也派武裝流氓暗殺。